四川省作家協會主辦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動態

第十屆茅盾文學獎 陳彥獲獎感言

編輯:鄧青琳 | 時間:2019-10-15 | 來源:文藝報 | 瀏覽量:1280

 

自17歲發表第一篇作品以來,我在文學和戲劇文學的道路上,已經跋涉了40年。這個獎是對我40年奮斗歷程的一個肯定,讓我滿懷激情與喜悅,也充滿了焦灼與感奮。 我是從散文、小說寫作開始,中途轉向戲劇文學,最終又回歸小說創作的。今天驀然回首,倍感滄桑與歡欣。我出生的山鄉小縣鎮安,在上世紀80年代出現了一股文學熱潮,青年人幾乎個個都在做著熱辣辣的文學夢。我就是那時被裹挾進去,40年,再沒有停止過丈量、勘測人性與生命溫度的腳步。 我要感謝我的戲劇,感謝讓我閱歷了幾十年的中國戲曲,感謝生命深度融合了幾十年的文藝院團。我在那里做編劇、搞管理,更重要的是經歷一種下沉的生活方式。這讓我最終在寫作《主角》時,有了一種流淌與噴涌的感覺,幾乎不需要做任何功課便能信手拈來。我寫他們,總感覺是他們中的一個。我個人的寫作體驗反復告誡自己,必須寫最熟悉的生活,寫那些呼之欲出、欲罷不能的生命記憶,這個最靠得住。《主角》不是戲劇小舞臺的行當主角,而是飽蘸著社會大舞臺演進的各色人等。我們都是社會的主角,也都是社會的配角。象征和隱喻不需刻意尋找,它總是在我們目不能及的生活視域,自然而然地使平面景象變得壯闊立體起來。作為中華傳統文化,一部千年秦腔史,本身就包含著經濟社會的方方面面,當它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前,自然會產生出前所未有之戰栗、陣痛、持守與蛻變。舞臺上的主角之所以堪當主角,就是因為他能堅守別人所不能堅守的,創造別人所不能創造的。主角既是個人的生命高度,也是社會生命價值衡量的溫度、厚度與寬度。 我要感謝陜西那塊厚土,養育了厚重大氣的秦文化,也養育了前赴后繼、延綿不絕的作家群。我是從那塊土地上走出來的作家,面對前賢,我們不能不敬畏他們的高度,并努力承接過他們的衣缽,繼續奮力向前!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園文學聯盟 MORE>>
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