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協會主辦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動態

第十屆茅盾文學獎 梁曉聲獲獎感言

編輯:鄧青琳 | 時間:2019-10-15 | 來源:文藝報 | 瀏覽量:1405

 

正如大家所明了的,文化不論對于個人好心性的養成,還是對于國家乃至全人類可持續的發展,都發揮著重要作用。 經濟決定人類有能力做什么,科技決定人類可以做到什么水平,文化省思哪些事應該做,而哪些事不應該做。 故所以然,從黨中央到國務院,一向特別重視文化建設工作。 文學只不過是文學,并不等同于文化,也不約等于。 但文學是其它各藝術門類的酵母,“文藝”二字注釋了此種關系。 若將文藝從文化內涵中剝離出來,文化便很容易成為束之高閣的學問,結果對于最廣大的人們失去了感染力。用時下流行的說法那就是“不接地氣”了。 中國的文化在影響世道人心方面,責任格外沉重。正如張載所說:“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是多么莊嚴正大的信念。 中國文化的責任如此長路漫漫而求索不易,靠什么助其一臂之力呢? 身為作家,60歲以后我常想這個問題,并且首先想到的是文化的長子文學。我認為就中國的實際情況而言,文學對文化影響世道人心的使命,具有責無旁貸的義務。 但人們對文學的要求是多種多樣的。文學不可能也不應該自囿于某一種理念。囿于任何一種理念的文學,其結果必然是作繭自縛。 但文化的生態園不論何等的多種多樣,如果偏偏缺少為文化之沉重的使命而分擔一點兒作用的文學,則這樣文化的生態是遺憾顯然的。 我倍覺榮幸的是,與我同時獲獎的4位作家同行,不論是年長于我的前輩,還是年輕于我的新老朋友,都以自己的作品參與了為中國當代文化的“拾遺補缺”。我們的作品風格迥異,文學精神卻基本一致。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園文學聯盟 MORE>>
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