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協會主辦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廢園

編輯: | 時間:2017-09-26 | 來源:四川作家網 | 瀏覽量:4186

廢園(短篇小說)

/王刊



紛攘了幾個月,軍改的大錘終于落下。廖越所在的編輯部解散了,與很多人不同,廖越猶豫了一陣,還是退了役。

物業上班,工資雖不高,好在離家近。廖越記得,除夕前幾天,經理把自己叫到辦公室,說,后山那些農民的菜地太影響環境,年底前給我推了,一翻年就種上草坪。

廖越看著經理剛毅的眼神,一愣,好半天才說,必須推?歇了一下,又說,必須是年底?

經理用拇指和食指比成一把手槍,襯著下巴,不容置疑地點點頭,一過年,又該下種了,那時再弄麻煩就大了。

拖著僵硬的腿出了辦公室,廖越開始字斟句酌地擬告示。本來簡單的幾句話,廖越卻搞了好半天。經理踱過來,對著電腦撇撇嘴,你這寫的啥子喲,軟趴趴的,完全莫得軍人作風嘛,我的兵哥哥呢。我給你說,種菜的都是老年人,又是農民,刁鉆得很。這樣,加上這幾句:按天回鎮上級主管部門通知,限期七天內自行收割清理,逾期將由社區、城管、園林等多部門聯合執法,強制清除,后果自負。哎呀,有兩個錯別字,我的兵哥哥呢。嗯,現在對了對了。把這兩行字加粗。加粗,對,加粗。加錯了加錯了,我的兵哥哥呢。

不知道怎么的,廖越覺得自己的手像是突然不聽使喚似的。經理敲了一下桌子,你咋個了,老兄,今天腦殼卡殼哇?我給你說哈,你接下來去三臺子社區蓋個章,年一過就要把草坪種起來。聽到啵?

經理轉身離開了,皮鞋與地板撞擊出咔嚓咔嚓的聲音。

直到下午,廖越才把告示牌釘進菜地里。那天,母親從菜地回來,照例做了全家的飯。飯桌上,母親吃得像是一顆一顆地在數。吃完飯,母親并沒急著去洗碗,而是坐在入戶花園的圓凳上,搓著手,搓著手,目光呆滯地盯著樓下。那里,玉蘭花花瓣鋪了一地。

母親突然站起來,走進自己的房間,關上門,一個一個地打電話,聲音小但語氣卻堅定。母親的電話打得有點長,走出房間時,臉上多了些慍怒。他媽的,他媽的,都軟得像是爛柿子。母親一邊涮碗,一邊罵,碗在池子里磕碰得有些響。廖越靜靜地坐在沙發上,像在看電視,又像完全沒有。廖越的耳邊全是母親說話的聲音,還有碗和水流激蕩的聲音。廖越突然疑惑,母親是不是也在罵他自己?廖越的臉就有些燙,他站起來,走向廚房,在門口站定,母親轉過身,像要說什么,突然又止住了。那樣子,像是對廖越的失望,又像是對他的憤怒。廖越終于什么也沒說,轉過身,走開了。

清除菜地那天,剛好是除夕前一天。廖越調來了一臺挖掘機,一臺運土車。經理親自到了現場,菜場里全是人,他們在各自的地頭搶著收割。豌豆尖基本掐過了,沒什么可惜。青菜勉強可以收割,萵筍還嫩著,蔥苗還沒長開,胡豆苗正在花期,油菜開得正旺。老人們一邊收割,一邊大聲武氣地說話。

這荒山是我們開出來的,說收回去就收回去,還有沒有王法?

哎,老家沒人種,城里又種不得。我家的娃兒兮,沒一個會種菜的,連泡菜都泡不來,啥都買來吃。買的東西吧,啥都不放心。哎,我看,這人要退化啰。

那天我看到富陽小區外頭,還有幾鋤地,只是遠球得很。

哎喲,哪里還有你的好事,現在卡卡角角都種滿了。

章大姐打電話說要大家一起來抵制,你說咋個抵制?地是人家的。

對呀,章大姐呢?哎,她的菜也不收,真是可惜了。你看,多好呀。

章大姐莫不是躲起了吧。

廖越的腳下就是母親那三分菜地。母親的菜地平整,條塊割劃得整齊,莊稼也旺相。尤其那菜花,黃艷艷的,蜜蜂在花叢里飛來飛去。再過一些天,油菜就可以收割了,榨出香噴噴的油來。廖越把目光轉向化糞池和小屋,它們靜默著,似乎并不知道即將要發生些什么。廖越看看表,催促說,經理,就從這里開始吧。

不,我看從那邊好些,把多余的土可以倒到這個坑里來,從這里開始要搞冤枉活路。走,去那邊。經理手一揮,指向最西邊,腿就抬起來。

經理,那先把這點地推了,推了再去那邊。廖越指了指母親的菜地。

經理轉過身,狐疑地看著廖越。

經理,你聽我說,這個章阿姨吧,她……她……我怕她今天要來鬧事,所以我故意支出去幫忙買點東西,現在估計正在回來的路上。她一來事情就大了呀經理算是我求你了你要快不能遲疑了現在就推吧。廖越越說越急切,臉也脹得通紅。

經理像是一愣,然后手一揮,快,先把這塊地推了。

廖越看見,推土機轟隆隆地碾過菜地,菜花倒下去了,蔥苗翻起了根須,豌豆苗扎進了土里。化糞池發出尖利的聲音。然后,推土機的手臂舉起來,蓋過母親那個小屋,那個鋪滿爬山虎的小屋,遲疑了幾秒鐘,然后只輕輕一砸,小屋就發出撕裂的脆響,像是肋骨斷裂的聲音。又一個橫掃,小屋,小屋,就徹底倒下了。只是那些爬山虎,睜著嫩紅的眼睛,仍舊緊緊地包裹著它。

狗日的,你們在干啥?老子跟你們拼了。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廖越看見,一個人影正從山腳下飛奔而來,卻又踉踉蹌蹌的,終于被石塊絆倒了。在廖越聽來,她摔下去的聲音,使得腳下的土地持續地震顫起來。

 

 

 

 

 

 

 

 

  • 上一篇:沒有了
  • 下一篇:母親在鄉下
  •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園文學聯盟 MORE>>
    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