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協會主辦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川軍新作

滄海孤帆

編輯:鄧青琳 | 時間:2016-12-01 | 來源:四川作家網 | 瀏覽量:6336

書名:《滄海孤帆》

作者:周鍇甫 著

出版社:新華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6年10月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16625217


編輯推薦  

   一個普通人的人生故事,往往會成為一個時代的精神史詩。網紅作家周鍇甫的長篇小說《滄海孤帆》正在演繹從流行到經典的傳奇。


內容推薦

   原為私企老板的高康旭,飽受企業破產和婚變雙重打擊,初進城市打工受辱,意欲跳江自殺,被女導游白慕儀救起,輾轉在城市職場上被“踢足球”,“唾面自干”,穿越職場上陰暗“黑洞”頻繁跳槽,在與他很投緣哥們富銳凱“鯰魚效應”下,在(現女友)白慕儀和前女友纏綿悱惻的愛情糾纏中,歷經煉獄般的火拼,幸遇貴人提攜和栽培,找到了存在的理由和價值所在,實現了進入主流媒體當正式記者的夢想。而富銳凱在遭受滅頂之災后 “失蹤”四年,高康旭在與白慕儀辦結婚證時,從白慕儀發黃的離婚證上,找到了他,他竟是白慕儀的前夫,但此時他已不在人世。高康旭覺得他是從銳凱的舊照片里鉆出來的那個男人,他倆同年同月同日出生,且是非常要好又顏值相當的鐵哥們,同時闖城市,兩位有共同的夢想。可富銳凱火拼晉位三次均告失敗,無臉在城里立足,返回鄉村,干起了難以啟齒的齷蹉勾當,在高康旭四年前自殺未遂的那個江岸遇車禍墜江而亡。結束意味著開始,富銳凱之死滋生了康旭的命運逆轉,讓他重新煥發了第二次青春,康旭如愿考入主流媒體任金牌記者,并出版了首部文學專著…….


作者簡介

   周鍇甫,曾用名 周開富,四川作家協會會員,系網上閱讀量達千萬的當紅作家,資深記者。現居成都,其中篇小說、短篇小說和紀實文學集在全國獲獎;榮登《貴州文學》100強作家榜的短篇小說《莽原旭日》網上閱讀量達12萬,被選入100強作家特輯;中篇小說《隔岸紫葦》榮獲湖北文聯中華文學“我是作家”文學大賽年度獎,并選入獲獎作品集;紀實文學集《逆流泛舟.周鍇甫文集》入圍浩然文學獎,即將出版《覆巢 周鍇甫中篇小說精選》;已出版和發表作品200多萬字,有 600多篇作品被全國各類官方網站、文學雜志、報刊、選本、文集、匯編、叢書和全國名校大學校報校刊等轉載和收錄。


目  錄

一、上不了岸 一輩子飄蕩/1

二、浴霸不是燈塔/16

三、無需跪地求饒/32

四、勝敗僅一紙之隔/47

五、淚水沖走憤懣/62

六、放縱不羈的“摸奶巷”/73

七、“長袖善舞”先折翼 /96

八、夢想 云水般地流淌 /103

九、“花月痕”的妓色轉換/114

十、黑腹喪鐘為誰而鳴 /130

十一、 夢囈紅顏的舊客船/140

十二、這灘渾水有多深 /153

十三、躺著都中槍 /158

十四、火拼的“鯰魚效應” /170

十五、情感回流 /192

十六、孤帆遠影碧空盡 /206

十七、大好年華浪費在被窩里 /215

十八、命運像摻雜玻璃渣子的毒藥 /226

十九、尋求逆轉拐彎處超車/236

二十、紅塵作伴 未必能活瀟灑 /254

二十一、“鴦夢重溫”命犯桃花/263

二十二、讓人噓唏不已的隱形逐鹿 /277

二十三、變腐朽為神奇 /282

二十四、用自己骨頭熬自己的油 /287

二十五、浮舟滄海的正午驕陽/298

二十六、刀鋒舔血留下的余味 /306

二十七、“鳩占鵲巢”的厚黑術 /319

二十八、亂地離騷一抹紅/327

二十九、深夜醒著數傷痕 /332

三十、感覺活在剃須刀邊緣 /341

三十一、 命運對他的玩命狙擊 /355

三十二、擦槍走火傷自己/363

三十三、追權逐利的骯臟交易/370

三十四、煉獄中的“唾面自干”/381

三十五、騰空飛翔中的隕落/396

三十六、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408

三十七、悖逆的魔咒/420

三十八、“播種機”玩火自焚/434

三十九、離婚證舊照片里冒出的男人/446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人在水泊江岸上溜達,魂卻在群魔噬咬中游蕩。2004年初秋,秋雨蕭瑟,高康旭的成熟中年像懸崖峽谷的蒼松,任憑風吹雨打,依然矗立在彩虹之巔,只是這種矗立太過虛妄,更像是活在剃須刀邊緣—咋說好呢?呃,康旭遭受企業破產和離婚雙重打擊,自以為是瀕臨死亡的玩命狙擊。原本懷揣一個純凈的人生夢想,試圖讓生命漸入佳境,超越平凡的生活。而今,萬劫不復,從云端跌倒,難以救贖。為此,他父親希望他進城打工,大不了換個生活環境,對一家人得有熱血擔當噻。可他對進城兩眼一摸黑,那么多全日制本科生找不到工作,他闖城市火拼,豈不是以卵擊石?哪里有他的安穩營生?像“候鳥”般的筑巢,先安營扎寨,再安居樂業,按圖索驥地在城市“舔舐余唾”,未必就有他的席位,城市不是他最后的歸宿。在他備受凌辱后,覺得命運像在一張紙上,被秋風吹亂,上不了岸,一輩子搖晃,最終的結局,大不了就一死!當頂高照的艷陽,正意味深長地追視著蠢蠢欲動的高康旭,他正處于決絕行為進行時,好像全世界都站在他的對立面,陽光透過銀杏樹縫隙中純凈地流淌,投射在他核桃般蠕動的喉結上,那吞咽礦泉水“咕嚕”聲響,或許是他生命的最后回唱。深邃而黯淡的瞳孔,凝重而沮喪地看著這濱江之城,銀杏樹和芙蓉樹交織成一道的綠色拱廊,江畔的風肆意拼命地吹,當記憶的發梢纏繞過往的支離破碎,仿佛述說他生命狙擊的撕扯和殺戮,早已心若死灰,騰空一躍的念頭在江畔滋生和蓬勃起來,現在只想揮動如翼的雙臂,跳下去—沒人在意他,這個落花似有情的季節,他剛才是如何突然從堤岸上冒了出來。人生冰火兩重天。他沒臉向親人們道別,路已走到了盡頭,他既不殉情,也不作秀,只求速死,解脫!郊道上一簇簇芙蓉花瑟瑟作響的聲浪,似乎在哀嘆他生命的倒計時,他翹首望天,與世決絕,天空像放電影似的,浮現他跌跌撞撞的狗血人生,婚變、企業倒閉和求職無門??跳進江里,也輕如頭發和鼻涕,唯求被塵世湮沒,這念頭,已占據他整個心扉,眼前紅楓伴彩云,已與他無關了,他正在移動腳步,朝著那兩江交匯處的“那片海”—那天早晨,他從床上爬了起來,家里到處有垃圾發酵發霉的餿味,他認定自己的身體也發餿了。他穿上當老板時御用的雅戈爾西服,從省城的城南車站搭長途車,行駛100多公里,來到那個江岸上,此生從未見過大海,權且把眼前這片浩瀚的江水當作大海吧??康旭一條腿向前伸著,一手扶著欄桿,一手掠過纏繞雙眼的頭發,腦袋高傲地揚起,落寞的視線與“海”天一色的蔚藍融為一體。宛如雕塑般的成熟面龐、健碩偉岸的身軀以及被江風撩起的衣角,在艷陽逆光里挺直的身軀,在頭頂驕陽正艷、腳下碧波蕩漾的西南江濱城市,在生命臨界點上“丟翻自己”,只需在眼睛一眨一閉間,縱身一躍,便會為不堪命運劃過最后一道凄美的弧線??

 

 

  • 上一篇:大酒商
  • 下一篇:蘑菇圈
  •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園文學聯盟 MORE>>
    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